华商韬略丨刘銮雄回来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03 00:44


66岁的香港富豪刘銮雄和比他小28岁的妻子甘比近日再添一个女儿。

“宝宝长得很像刘銮雄”。

文 / 华商韬略 陈光

2016年10月12日,现身挚友郑裕彤灵堂的刘銮雄,带着口罩,身形消瘦,佝偻着背影,要在两人搀扶下才可缓步前行,下3级台阶竟然用了六七秒的时间。

这让人们很是为他的健康担心。

但只是1个多月,他便又活泼起来。11月15日,他公开发布声明,指自己已于两年前同众所周知的女友吕丽君断绝关系,紧接着香港媒体就爆出,他已于18日同众所周知的另一位女友甘比申请注册结婚。

在此后不久的《福布斯》富豪榜上,刚刚再当新郎的刘銮雄还站上财富的新高度,以155亿美元的身家,首度成为香港第四大富豪。

大病一场肾一换,他还是那个“大刘”。

那个在狮子山下,维港之滨,堆金积玉,一掷千金的“大刘”;那个长年站在奢华与八卦顶峰,那个钱场和情场的最猛狙击手“大刘”。

【最有故事的最有钱人】

刘銮雄算是香港有钱人里最有故事的,也是香港最有故事的人里最有钱的。他的故事,他的钱,跟他的人一样,富有争议、任性且邪性。

30年间,他一边“挣大钱”,给财经界制造热闻;一边“花大钱”,为娱乐圈贡献力量,关之琳、李嘉欣都曾是他的爱。

南北相望的尖沙咀和铜锣湾,庞大的物业组合让他躺着也能财源滚滚;毗邻上环的港交所,留有他四度“狙击”财阀的印记;白加道的豪宅,堆放着价值连城的藏品……

去年,许家印再度被推上首富位,跟庄的他一把就赚了超过150亿。

他还有3架私人飞机,其中的波音787价值10亿人民币;为了博红颜一笑,他送过市值逾15亿港币的豪宅,还拍下了I LOVE U、5、2222、I LOVE U 2等多个特殊车牌;他自言“不懂艺术,随兴趣买”,却买成了《ART News》评选的“世界顶级收藏家”。


他不低调,也不怎么讲话,但过去几十年,他“上尽”了各式头条。有人关注他的投资动态,指望跟着他抓住财富的尾巴,有人则更关注他的花边八卦。

【“混不好,就不回香港了”】

1983年的某个星期,刘銮雄一口气买了5辆法拉利。提完车之后,他突然想坐公交回家。

方才31岁的他已经是亿万富翁,旗下公司生产的吊扇雄霸北美市场。他回忆自己“像个暴发户无所适从”,大把花钱却生活过得没滋味,找不到方向和动力。

往前几年,他还是个充满干劲的创业青年。

刘銮雄出生于商人家庭,父亲经营吊扇生意,但家境只是比较殷实。加拿大留学归来后,他向父亲提议把生意做到北美,遭到坚决反对。那个年代,空调已是美国家庭的常备品,倒回去卖风扇,有点“不着调”。

但刘銮雄很坚持。当时,家里的生意主要在中东,市场逐渐饱和,他觉得与其“慢性死亡”,不如赌一赌其他地区。为了这件事,他和父亲差点闹翻。

父亲还是不同意,刘銮雄决定自己一搏。

1978年,他拿出全部资产1.7万港币,和朋友合资创立爱美高(Evergo),生产吊扇,专攻北美市场,最大的愿望是存够100万、买套150平米的房子。

第一次出发去美国时,他和女友、后来的妻子宝咏琴说:混不好,就不回香港了。


随后的事,不得不用运气来形容。

上世纪70年代末,伊朗政局骤变,后爆发两伊战争,石油危机席卷全球,北美掀起节约能源的风潮。加之经济衰退期,怀旧风大起,爱美高生产的古典吊扇于是饱受追捧,一众经销商跑上门毛遂自荐。

短短2年,刘銮雄的企业便发展至万名雇员的规模并在香港上市,集资1.5亿港币。之后,他开始了“土豪”的表演,成了名车行、珠宝店、夜总会的常客,四、五十岁的人见到这位金主都要笑逐颜开,弯腰勾背地叫一声“大刘”。

但这种日子没过多久,大刘就开始了焦虑。吊扇的生意相对平淡,渡过爆发期后,市场增长放缓。做实业又比较辛苦,怎么才能继续玩点刺激的呢?

【股市“四枪”】

1984年,刘銮雄与公司另一创始人产生矛盾,性子刚硬的他直接宣布离开,将股份转让给基金公司,然后携巨资下野。

他的出走,让爱美高股价大跌,从4元跳至0.7元。

但刘銮雄并没有走远,股价跌到低点,他便在市场上拼命吸纳公司股票,半年后,他联手基金公司杀了一记回马枪,再度掌握公司控制权,将另一创始人挤出局。

一进一出,大刘不仅牢牢掌控了爱美高,还赚得2亿港币。

最重要的,此役令他尝到资本游戏的甜头。

相比卖吊扇,股市虽然风险大,但是收益来得快,也刺激。随即,大刘调转船头,转身成了令老牌港企闻风丧胆的“股市狙击手”。

所谓“股市狙击”,是符合法令但令上市公司控股方憎恨的一种行为。通常的手法是:当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控制权不稳,而该公司的资产值又很高时,先在市场上吸纳相当股份,然后提出全面收购,迫使对方以高价买回自己手上的股份,或是将整间公司易手,进而从中赚取利润。

1985年到1987年间,刘銮雄先后出击了四家公司,目标分别是能达科技、华人置业、中华煤气,以及香港大酒店,四战四胜。

其中,中华煤气是“四叔”李兆基的产业,李兆基曾是亚洲首富,有“亚洲股神”之誉。初出茅庐的刘銮雄“太岁头上动土”,购入800多万股份后卖给基金,获利3400多万港元。

华人置业则是刘銮雄的代表作,一战后,他将这家拥有93年历史的华人老牌企业纳为己有,直到今天,该公司依旧是其驰骋资本市场的旗舰企业。

将“狙击刘”名头推向顶峰的,是香港大酒店一役。

大酒店集团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企业,旗下拥有半岛酒店、九龙酒店、浅水湾酒店、山顶缆车等多个品牌,历来为老牌英资、财阀嘉道理家族和梁仲豪家族所掌控。


1987年初,刘銮雄联手林百欣从梁仲豪家族手中买下大酒店34.9%股权。但是在管理权问题上,他们受到米高-嘉道理的歧视,无法争取到董事席位。

为了出口恶气,刘銮雄寸步不让,和米高-嘉道理从股东会议一直“打到”香港收购及合并委员会,闹得满城风雨。最后,嘉道理家族出资收购了股权,刘銮雄获益1.36亿港币后退出。

这场“中英会战”,也被写入了香港历史。

在老牌财阀面前,刘銮雄展现的胆略和财力令人刮目相看。赚了嘉道理家族的钱,他还觉得委屈,称自己只是为了合法权益“被迫还击”。

这之后,大刘在股市的风头一时无两,凡是他涉及的股票必然大涨。期间,市场盛传刘銮雄将收购东亚银行,对方的股票便如脱缰野马般飙升。

上世纪80年代末,刘銮雄又多次出手,气吞万里如虎,控制的上市公司多达5家,被视为香港候补财阀。

但当一众股民紧盯着他时,他却放下狙击枪,开始疯狂“扫楼”。

1987年末,刘銮雄连续买了铜锣湾、湾仔三栋写字楼,此后,他多次在地产低迷期抄底,先后买下了铜锣湾地带、湾仔电脑城、尚翘峰,以及香港最高的购物中心The One等多栋物业,被誉为“铜锣湾铺王”。


【“对别人好点,不会吃亏”】

一手金融、一手地产,作为后生,刘銮雄比李嘉诚、郑裕彤、李兆基小半个辈分,但“江湖地位”隐隐与这些前辈平起平坐。

按照常理,股市狙击手又称“绿色敲诈”,很受企业主排斥。但贴着这标签的刘銮雄在香港企业家圈子里却很吃得开,朋友多多。

这一方面是因为大刘有眼光、有资本,另一重要的原因则是他行事“很义气”。

多年的娱乐新闻中,刘銮雄留下了两个标签:好面子、重情义。

和他传出绯闻的女性,大多获得了其馈赠的豪宅、名车,以及拍卖会上动辄过亿的名贵珠宝。甚至,华人置业4个执行董事,有两个是他女友的姐妹。


他说,“对别人好点,不会吃亏”。

做生意,他也是这样。熟悉的人称,大刘有时候不太看重投资回报,更讲究“有钱齐齐搵,有难齐齐当”(粤语,意思有钱一起挣,有难一起担)。

2008年四五月,在香港,有几位富豪经常聚在一起锄大地。

牌局的主角,除了刘銮雄,还包括新世界发展的郑裕彤、英皇的杨受成、恒大的许家印、以及中渝置地的张松桥。

其中,郑、刘同盟多年,联手的投资多达几十项。杨受成和内地往来频繁,结识不少民营企业家,常为两地间投资牵线搭桥。

被称为“重庆李嘉诚”的张松桥,和刘銮雄关系甚密,后者私下昵称他为“阿娇”。

早年,张松桥先后买下山顶道1号和歌赋山道1号两处豪宅,便是出于刘銮雄的提议和帮助。去年8月,媒体误传马云以15亿买入香港白加道22号豪宅,后辟谣真正买主是张松桥,而不远处的白加道31号,便是大刘的宅邸。

几次牌局,牌桌上的钱很少,但牌桌下牵涉的利益甚广。

当时,上市被迫搁浅的恒大四面楚歌,随时可能倒下,许家印急需资金填补缺口。由杨受成引荐,他结识了另外几位“牌友”。

牌局的结果,众所周知的是,2008年6月,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斥资5.06亿美元入股恒大,帮许家印渡过难关。

鲜为人知的是,刘銮雄投资恒大的钱,比彤叔还多。


去年,许家印再度被推上首富位,大刘一把就赚了超过150亿。

【金融危机,身家暴涨3倍】

香港有个“大刘从不做亏本买卖”的说法。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祸及香港,富豪们损失惨重。当时,刘銮雄已习惯以其他人的名义进行投资,因此外界并不清楚他“流了多少血”。

但1年后,风暴仍未平息,能够大手笔投资的人很少,刘銮雄旗下的华人置业却相继投出了逾10亿美元,证明这场灾难并未使其伤筋动骨。

其中投资金额的大部分,流到了内地。

大刘对内地并不陌生,早在1987年,他便与保利合作,投资了北京首个外销住宅单位北京丽京花园及其后的北京希尔顿酒店。


1998年起,刘銮雄开始大规模投资内地地产,项目遍及十几个城市,累积投资超过200亿元。单单投资成都的金额,就超过了100亿人民币。

“北京、上海的很多项目都是十几二十年前地价很低的时候买下的,成都项目地块也是7年前买下的,光是土地就已经(涨了)4、5倍了。”他说。

2012年后,他便停止在内地买地,因为地皮都“好贵”了。2015年,他干脆将内地的一些地产项目卖给了恒大。

刘銮雄从未受过系统性的投资学习,投资选择大多出于直观感受。总结自己近30年投资生涯,他最大的成功经验是:低买高卖。

尤其是不追高,也不高价持有,地产如此,股市也如此。

他说,除此之外,他再没其他方法。

不追高,不高价持有到底有多重要?

2007年最后一天的派对上,刘銮雄告诉朋友:手上的股票可以卖掉了。进入新年后,他在半年内不断减持手上的股票,几近清仓。

2008年12月31日,华人置业公布的信息显示,公司在当年的投资项中,有36亿港币的收入净额。

这一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恒生指数同比大挫48%,李嘉诚和李兆基等精明大佬都赔了钱,相较之下,刘銮雄的成绩好得“不合情理”。

而当别人一边心惊胆战地观察市场,一边艳羡他能赚得大把钞票时,刘銮雄又把持有的现金抛了出去。

2009年3月,他开始收购欧洲金融企业的债券,包括渣打银行、德意志银行、巴克莱银行,以30-60元的价格,吸纳了大量面值100元的债券。

风暴平息后,投资者回归理性,市场价格靠拢面值,刘銮雄又大赚一笔。

在这场人人自危的风暴中,他的资产逆市飞涨。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他的个人身家是21亿美元。经济动荡的4年后,2011年,他的身家涨了3倍多,变成65亿美元,而到了2017年,65亿美元已经变成了155亿美元。

【不变的形象】

极具传奇性的商场和情场成绩,将刘銮雄变成了复杂的谜题——虽然曝光率大,但是外界知道得越多,谜底就越不清晰。

2012年,刘銮雄卷入澳门“欧文龙受贿案”,被澳门初级法院裁定行贿罪成立。

因为香港与澳门之间未有引渡条款,刘銮雄只要不涉足澳门,就可免除牢狱之灾,但消息传出后,他不可避免地辞去了在上市公司的一切职务。

华人置地也因此收缩战线,退出一些项目。

就在外界以为大刘将就此倒下时,2015年,他的身家涨到了109亿美元,位列香港第六。其控股企业的主要业务:地产、零售和投资三个大项,无一亏损。

香港媒体如此报道这次判决对他的影响:在澳门法院开审的时候,大刘正带着女儿在湾仔的福临门吃饭。

这样的情况,不止出现在“金融危机”和“法律”层面,即便是风雅的艺术收藏,和正能量满满的慈善,一旦和“大刘”产生联系,都变得有点“怪怪的”。

他有一笔价值庞大的收藏品,美国的《ART News》将他评为“全球十大艺术收藏家”,排名第六,他还觉得自己被低估了,“能排到前三”。


▲刘銮雄的藏品:上图为保罗-高更的《清晨》

但强调自己可以排到全球前三的同时,他又强调说自己不太懂艺术品。他做收藏的手段是,只要“够好,够靓”,有钱就买,是口味最杂,也最粗暴的一个。

他对收藏也没有什么物质或精神寄托,就是单纯追求买到漂亮东西的满足感,收到一件喜欢的藏品,他能开心好几天,“做生意赚钱都没这么开心”。

在慈善领域,刘銮雄也做了不少事。早年卖风扇的时候,他便创立“刘銮雄慈善基金”,多年来,仅针对内地的捐款,金额就超过20亿港币。甚至,他的前女友吕丽君,现在都是以慈善家的身份行走于世。

不过,对刘銮雄来说,收藏、慈善什么的,都没有他风花雪月的故事“精彩”。关于这些,市面上有太多的报道,比如李嘉欣、比如关之琳,比如和现任妻子甘比,以及现任妻子在还是女友时,多个女友之间的斗争,这里就不说了。

2016年,刘銮雄生了一场大病,换肾之后,他和候任多年的女友,38岁的甘比结了婚。当时,媒体就猜测他是为了给甘比及其子女财富,所以才这样安排。

果然,婚后不久,他就以健康理由,将华置50.02%股份分给了甘比一对子女,让甘比的身家暴涨至超过500亿元,成了香港女首富。


这绝对是真爱。

后来,刘銮雄说自己早已洗尽铅华,现在最大的乐趣是陪伴家人。母亲去世前,他每个礼拜都会带她去其最喜欢的福临门吃饭,还会叫齐弟弟妹妹一大家子。母亲去世后,他大部分空余时间都花在陪伴年幼的子女身上。

但在舆论眼里,他并没有变化,其花花公子的形象,早已“固化”。过往的绯闻对象有新闻发生时,他的旧闻总会被牵扯出来报道一番。

即便是在轮椅上,就“浮世大亨”这个称谓而言,依然没人比他更配。

到今年甘比再为他生下的这个女儿,刘銮雄已有7个子女。其中包括,与已故前妻宝咏琴,已分手前女友育有的4名子女,他的商业旗舰华人置业则由长子刘鸣炜出任主席兼行政总裁。

跟刘銮雄相比,刘鸣炜就简单多了。他2001年于英国伦敦结婚,妻子Wendy是他的同学。刘鸣炜感情简单,生活也简单,经常搭地铁出行。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